我拿什么献给你,甲方?


前些日子看到一篇好笑的文章,大意是说,一位设计师接到了甲方的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你能不能把Logo放大的同时再缩小点?”围绕着这个话题,不少人纷纷吐槽,不是抱怨甲方诉求太无厘头、不知所云,就是指责乙方傻到不行、理解能力太差。

高人指出,解析客户真正的需求很重要。但我想说,拜托甲方你也学习一下说人话好吗?

这绝不仅仅是设计行业遇到的偶然性问题,所有的乙方好像都有过被甲方“整”得死去活来的经历。甲方因此还被戏称为“甲方爸爸”,意思是得罪不起,但又很难满足要求。

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我也遇到过类似情况。上级给我布置写作任务时强调:“把这篇调查报告用既科学高大上,又亲民接地气的方式解读出来。要多用数据说话,让业内专家看起来很专业很有参考价值,又不要太多数据,让普通老百姓都看得懂、愿意看。既要阐述清楚细节,又要言简意赅,让人一目了然⋯⋯”老实说,每次领到这样的Impossible Mission,我只想跟上级同归于尽。

甲方乙方的恩恩怨怨,实际上是双方沟通的编码解码问题。大众传播模式中有一个“香农—韦弗模式”,是1949年由美国的两位信息学者C•香农和W•韦弗在《传播的数学理论》中首次提出的。该模式把传播描述成一种直线的单向传播过程,整个过程由“信源-编码-信道-解码-信宿”5个环节和一个不速之客“噪音”构成。我们不妨这样形象理解:一个男孩(信源)把要表达的爱意写成了一首英文诗(编码),通过电子邮件(信息通道)发送给了心仪的姑娘(信宿),姑娘一看就明白了(解码),但迫于父母的压力(噪音)没有接受小伙子。

姑娘能读懂小伙子的编码真是难能可贵,更多时候,解码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你可能干脆就解不开这段代码,或者解开了代码,明明每一个字都认识,却仍然不知道对方说什么。更惨的是,你以为你读懂了对方,其实人家根本不是那个意思。

由于编码和解码存在问题,很多企业写在社会责任报告里的使命、愿景、价值观、宗旨等表述得都非常宏大、优美、有意境,但是其实没有多少人真正关注这些表述,人们似乎更愿意从直观的数据、图表和故事中,深入了解这个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意愿、行为和绩效。我想这是因为读者不能很好地解开企业的编码,同时,企业也缺少将思想用恰当的编码表达的专业能力。

维特根斯坦将能不能把思维说清楚看作是一个道德问题:“凡你能说的,你说清楚;凡你不能说清楚的,留给沉默。”作为甲方或者一个表达者,我们应该对沟通的无效负主要责任。


责任编辑:DJ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