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2020年,让我们改变世界”


半个世纪前,东京举办了1964年奥运会,借助奥运会的东风大大提振了日本经济:启动大型城市改造项目,包括修建东海道新干线、实现羽田机场的国际化升级和完善首都高速公路网等,也为日本后来一段期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6年是第三大经济体)注入了加速剂。2020年奥运会再次来到东京,这一次日本将更多的目光关注到奥运会可持续性。

自从奥运会实行改革以来,“可持续性”这个新词就成为了奥运圈中的高频词汇。在2014年通过的《奥林匹克2020议程》中将可持续性作为奥林匹克运动的核心概念之一,而后国际奥委会相继发布了国际奥委会可持续发展战略、奥运会可持续性指南等相关文件。特别是在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SDGs)发布之后,国际奥委会明确提出国际奥委会可持续发展战略如何贡献SDGs的方案。

尽管距离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近三年的时间,但相关的赛事筹备工作早已紧锣密鼓的开展起来。这其中,可持续性工作成为了东京奥组委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赛事愿景凸显可持续性

2014年,东京奥组委在申奥成功后的第二年就提出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赛事愿景,即“体育拥有改变世界和未来的力量。1964年日本焕然一新。2020年让我们改变世界。”围绕这一愿景,东京奥组委提出了三项基本理念,分别为“所有人力争突破自我”“每个人都互相认可”和“连接未来”。东京奥组委在其发布的《东京2020奥运会可持续性计划》中明确阐释了赛事理念与可持续性的关系:

每个人都互相认可

东京奥运会将力争与各利益相关方通过讨论,在环境、社会和经济方面达成可持续性方案上的共识。

所有人力争突破自我

利用日本人民的聪明才智和最尖端的科技,每一位参与者都能够突破自我,尽最大可能实现东京奥运会的可持续运营。

连接未来

通过可持续的运营,向全东京乃至全世界分享可持续理念,鼓励他们负责任地开展每一项活动。

可持续性主题聚焦五大方面

东京奥组委在确立东京奥运会可持续性主题方面重点参考了2015年联合国发布的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并结合日本当地可持续发展趋势与众多利益相关方商讨确定了五大可持续性主题,包括:

气候变化

资源管理

自然环境与生物多样性

人权、劳工和公平的商业实践

参与、合作和交流

东京奥组委认为这五个方面是人类活动、社会系统和全球环境之间产生的复杂而又持久的问题,覆盖了可持续性的各个方面。在每一项主题下,东京奥组委都为其制定了相应的原则、战略、目标以及相关的行动计划。

科学建立可持续性计划

东京奥组委在2016年初发布了《东京2020奥运会高水平可持续性计划》。为制定该计划,东京奥组委成立了“城市规划与可持续委员会”,委员会由来自非政府组织以及其它机构的学者和专家组成,充分听取各利益相关方的意见成为确保该计划科学性和完整性的基础。该计划为东京奥组委在奥运会筹备和举办过程中实现可持续性提供了一个基本的方法框架。

可持续性实践思路新颖

尽管从官方或媒体中披露的东京奥运会可持续性实践不多,但这些实践的思路却十分新颖,颇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东京2020奖牌项目

东京奥组委开展奥运奖牌项目(Tokyo 2020 Medal Project),该项目将实现2020年东京奥运会大约5000枚奖牌全部由回收的废旧电子设备中提取的金属制作。为此,该项目专门成立了“城市矿山奖牌协作促进委员会”,联合相关企业共同开展废旧二手电子设备的回收。虽然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和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也有过类似的实践,但其最高的再利用率仅达到30%。日本奥组委不仅将奖牌的再利用率目标提升至100%,该项目更重要的意义则在于号召全日本民众参与到奥运赛事的筹备中,增强民众的参与感,传播可持续理念。日本冬奥组委认为该项目的实施是在收集全日本人民的梦想,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将在全日本的希望和梦想中获得奖牌。

东京奥运会吉祥物由小学生决定

2017年5月,东京奥组委宣布2020年东京奥运会吉祥物将由日本小学生投票选出。根据票选办法,日本全国所有小学将以班级为单位进行投票,每个班级有一票选择权,得票最多的吉祥物将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吉祥物。东京奥组委称,如果按照这一办法选择吉祥物,将成为奥运会历史上首举。据调查显示,日本全国共有20313所小学、27万1764个班级。可以想见,在每个班级仅有一票的情况下,日本的小学生将在班级内部展开热烈的讨论,最终确定这宝贵的一票到底投给哪一款吉祥物。

与合作伙伴共同谋划可持续性实践

通过合作伙伴的专业技术,在不同的可持续性方面都能够实现突破。

尽管东京奥运会为数不多的可持续性实践能够让人眼前一亮,但是媒体中还是充斥着各种关于东京奥运会的负面报道。其中最为轰动的就是东京新国立体育场设计合同违约事件。

2012年底,扎哈•哈迪德事务所从46个设计团队中脱颖而出,成为东京奥运会主场馆新东京国立竞技场的设计方。然而,在其设计方案公布不久后,诸多日本著名建筑师带头抗议这项设计方案,日本民间也集合了三万多名民众的签名,不支持这个造价高昂、造型怪异的建筑提案。尽管扎哈后来多次根据意见修改设计方案,降低成本,但是其造价仍然过于昂贵。2015年7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由于天价成本,政府将废弃现有的2020年东京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主会场建设方案,重新招标,以求节省成本,并向扎哈团队支付了59亿日元的违约金。

我们不妨从可持续的角度来看看这一事件。场馆规划与建设因其投资大、工程周期长、涉及的利益相关方众多而成为奥运会赛事筹备阶段的重中之重。随着人们在可持续方面的意识逐渐增强,已不再像往届奥运会中期待建设规模巨大、设计超前的奥运场馆,甚至开始抵触这一类的设计理念,取而代之的是人们更加关注场馆建设中环保、劳工以及赛后可持续利用方面的问题,这一类可持续性因素需要奥运赛事筹办者重点考虑,否则将有可能引起不必要的损失。

启示

第一,及早建立完善的可持续性管理体系。在国际奥委会《奥运会可持续性指南》中有这样一句话:“有良好的管理体系,虽然不一定能够避免可持续性风险,但能够使奥组委在最大程度上有效地应对和争取主动。” 东京奥组委官方还未宣布其可持续性管理制度,而IOS 20121大型活动可持续性管理体系则是国际奥委会要求各奥组委必须采纳的管理体系标准。大型活动及早建立可持续性管理体系,能够将活动中各业务所涉及到的可持续性要素进行提前识别和统筹管理,文章前面所述的可持续性负面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就能够提前得到有效的控制。

第二,讲好可持续性故事。奥组委在奥运会筹备期、赛事期会开展大量的可持续性实践,将这些可持续性实践通过故事的形式向外界宣传,可以更好地传播可持续性理念,树立奥运会积极、正面的形象。奥组委一般需要在赛前两年左右就开展可持续性宣传的规划和准备。面向普通观众讲述可持续性故事,关键是要有一个清晰、简单的叙述方式,而对于一些具有挑战性的可持续性问题或领域,应提前思考利益相关方的关注重点,拟出回应策略。

第三,结合全球可持续发展趋势和自身特征确定可持续愿景和主题。制定可持续愿景和主题已经成为奥运会可持续工作顶层设计中必不可少的环节。近几届奥运会在可持续方面都会搭建形似房子的框架结构图,自上而下归纳出可持续愿景、原则、主题、行动等内容。依据全球可持续发展趋势和自身特征明确上述这些内容后,奥组委的可持续性工作将更加聚焦,为最终形成可持续性亮点甚至奥运遗产提供保障。

由于平昌将在2018年举办冬奥会,从国际奥委会的角度来看现在还没有完全进入东京时间,同时东京奥组委开展的大部分可持续性工作也还处于起步阶段,评价东京奥运会整体可持续性工作还为时尚早,东京奥组委能否实现最初制定的可持续性承诺和目标,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本文系责扬天下(北京)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组织开展的“大型活动可持续性管理体系”研究项目系列文章之一。该项目主要负责人:殷格非、于志宏、陈伟征、管竹笋,项目主要成员:赵宝柱、邓文杰、张沁莹、刘昕、贾丽、于翔海、丁柳丽、李泽琨、巩文群、谭幸欣、岳阳春、陶蕊等


责任编辑:DJ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